sin★

刀剑乱舞烛压切压切烛
最近在SPNdestiel坑
坑品无保障

【烛压切】loop(二)

短小了一些。

【三】

 门外不知何处传来鸟叫声。晨风送来紫藤的香气,带着凉意的曦光透过薄薄的纸门照在脸上,不用睁眼都能感觉到清晨的到来。
  这个时候起床做些味道淡雅的牡丹饼应该不错吧。迷迷糊糊地这样想着。
  微微动动手臂,随之而来的温暖触感让自己猛然从睡意朦胧中清醒。
  睁开眼睛,不算陌生的天花板首先映入眼帘,紧接着侧头看到的,是一张安静的,属于长谷部的睡颜。
  感官在惊吓中快速复苏。
  紧贴着我的腿根的,是长谷部屈起的腿弯。
  掌心下的温暖是长谷部腰间的温度。
  不算柔软的煤灰色的发此刻柔柔散开在我的胳膊之上。
  全裸的长谷部躺在全裸的我的怀里,并且这里还是他的房间。
  我不敢回想昨晚做了什么。我们身后乱成一团不分彼此的衣物已经沦为罪证。
  一定是我的心跳吵醒了他吧,在我准备悄悄抽出胳膊起床的上一秒,他醒了。
  起初还带着迷蒙,而当我大片的胸膛裸露在他视野中时,我仿佛听到世界崩塌的声音。
  一些记忆的碎片艰难的拼凑出来。昨晚他说……他和第一振烛台切光忠是爱人来着。
  烛台切光忠!你到底做了什么啊!
  这简直太糟糕了。即便同样是烛台切光忠,但因为个体差的存在我们仍然彼此独立。那振牺牲的烛台切光忠是完完全全不同于我的个体。
  我与别人的爱人发生了关系。
  这个认知让我那一瞬间痛苦的想要自我了断。
  
  长谷部的表情起初是愕然,然后是震惊,难以置信,最后便只剩下了熊熊燃烧的愤怒。
  “你这家伙,对我做了什么!”他想攥住我的衣领,可是未着片缕的我能被抓的只有头发。于是他的手中途改变轨迹回握成拳,仿佛撞击大脑般的钝痛之后,我已经捂着下巴跌回了榻上,铁锈的味道溢满口腔。“混蛋,混蛋,你居然敢对我做这种事!”他紫色的双目燃起烈焰,凭借灵活的身姿跨到我身上,而我虽没打算反击,也不想被打成猪头,于是我们只好在一个乱糟糟的被团里殊死搏斗,也不是很恰当,是我单方面殊死挣扎。
  “呼啦”一声,纸门被从外暴力的拉开,我们闻声探出头来,只看到面无表情的大俱利伽罗。
  “……你昨晚一晚上没回来。”他如此陈述着,眼神平静地像看一件物品。“那个女人,没有近侍在是不行的吧。”他转头去看仍然在我腰间跨着,一拳将落未落的长谷部。不等我们回答,“呼啦”,纸门再次隔绝了外界。
  “……长谷部君,长谷部君,让我们先冷静下来想想昨晚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吧。”我握住长谷部的拳头,他触电般地甩开了我的手。“主的需要是第一位的,无论是什么等我回来再说。”他狠狠瞪了我一眼,如同要将我千刀万剐,被大俱利伽罗看到这样的自己,无论是他还是我都有够脸面扫地。他要去主上那里,我也应该去和大俱利解释一下。
  晃眼间长谷部已经穿好了袜子,“这是,吊袜带……?”因为我不是很着急,干脆就先坐在被窝里看长谷部背对着我忙碌,啊,它提醒了我,昨晚我来找长谷部,他洗了澡,穿了浴衣,当时我所看到的也是这样白皙而有力的双腿。现在它们被灰白条纹的长筒袜包裹住了。
  打住,烛台切光忠,你现在该回想的是事情的经过,不是长谷部的袜子!
  太失态了。我摇摇头想要晃走脑中那些想法,视线摇晃间却意外看到长谷部肩胛处一个深紫色的伤痕。还没等我看清楚,白色的神父衫已经把他的身体裹得严严实实,纽扣一直扣到喉结下方,十足十的禁欲模样。
  “喂,你还要在这里呆多久,赶快离开这里。”显而易见,他强忍着怒气。
  “啊,请你先去吧。我的身体不能被别人看到。碍他人观瞻什么的,实在不太绅士。”我用被子遮着自己身体,眯起眼露出一个笑容。可惜没有得到回应,他的目光在我头发遮盖着的眼罩处停留了一下又快速移开。他从鼻子里发出重重的哼声,“哼,谁要看你身体了。”
  “哗啦”,纸门受到了今早的第三次暴击。
  “哗啦”第四次后,沉寂下来的空间只留我一人默默抱住了自己的头。
  
  半个小时后,慢吞吞地开始整理自己,心乱如麻。
  昨晚的一切仿佛全都中止在长谷部的小腿了。其他的完全想不起来。房间里一片狼藉,一个标准的酒后乱性现场。
  酒后乱性?
  昨晚我们并没有喝酒。我只喝了杯茶。
  嗯嗯,喝茶之前,我们在聊我与其他两振光忠的事,然后我得知长谷部是第一振的恋人。
  然后他问我,我会不会爱上他。
  糟糕了,糟糕了。我捂住脸,感到心中如坠铅块般沉重而又动荡。
  

 
  “第一振烛台切光忠,和长谷部是怎样的呢?”找到不动行光不是什么难事,循着本丸里的酒香气,如果不是次郎,那就是他了。之所以不找药研,宗三左文字等其他与长谷部相熟的刀,因为据说在第二把烛台切光忠杀害过的刀中,有很多都是藤四郎家的短刀,还有小夜左文字。
  第一振的烛台切光忠是如此的光辉英勇,他拥有着长谷部的心,却离开的太早。
  第二振的烛台切光忠罪大恶极尽犯杀孽,是本丸里不愿再提的禁忌伤疤。
  而我呢,恰恰是最普通的第三振。
  “啊……又是你啊,烛台切。”他醉醺醺的对我指手画脚,“为什么问我啊……而且不要拿我的酒,这样很失礼诶!”
  “抱歉抱歉,但是如果不这样的话,你或许就失去和我的交谈能力了。”
  “啧……如果你想了解的话,说给你听也无妨啦。”

【TBC】
  

评论(1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