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

刀剑乱舞烛压切压切烛都吃。
基本杂食,爷新文手混乱善良。
坑品无保障,更新看手感。
时常开小车愉悦自己愉悦他人。
但并不是单纯把角色当作doll。
追求的是love与s○x!!!

【烛压切】loop(一)


【一】

  我来这座本丸是在一个绵绵的阴雨天。

  “这个时候来到这座本丸,你可真是不走运。”还算帅气地显形的时候,迎接我的人这样对我说。
  “我是作为近侍的压切长谷部,有什么事可以找我。特殊时期,我就不带你参观本丸了。直接跟我来吧,我们在一个房间。”紫色神父装的青年面容冷淡疏离,不是很好相处的样子。
  我是认识他的。
  确切的说,所有的烛台切光忠都认识压切长谷部。
  我觉得我应该能和他处的很好,毕竟都曾经是织田家的刀。
  现在看起来还不是搭话的好时机,姑且先跟着他走吧。
  我们走出锻造室,我看到不远处的草坪上立着晾衣服的杆子,杆子上挂着白色的床单,但都洗得不是很干净,铁锈的颜色已经浸染了白色的纤维。
  “不用去收吗,下雨了呢。”稍微有些在意。
  “不用在意那些,请先随我来。”他没有回头,仿佛那染血的床单是什么避讳的东西一般。
  路过手入室时,几段已经看不出模样的刀刃用还从里到外淋漓着血水的白布包裹着送向我刚出来的锻造室,我遥遥地回头去看,就看到它们被往大炉子里一丢,血布和刀刃一起一瞬间就被火舌吞没。
  用独眼目睹到最后一秒,突然感觉浑身猛地一下灼痛。
  “没事吧。”前面的人察觉了我的异常,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双眼无波无澜。
  “啊,失态了,抱歉。可能是想到了以前的事吧。话说……那把刀是……怎么回事?”我斟酌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问出口。
  “这事在这座本丸已经持续了很久了,你习惯就好。”他似乎不愿多说,硬邦邦地丢下这么一句,就转过身来继续走他的路。他走的很快,我不得不迈开步子才能跟得上他。想要追问的话语都被脚步间带起的风吹走了。虽然心头仍然留有疑窦。
  想要保持行走的风度。内心这样默默想着,但还是亦步亦趋地随着他。太刀的侦查都不是很好,如果迷路的话就太失态了。
  转过弯弯绕绕的长长走廊,终于在尽头停了下来。“就是这里了。”他拉开门摆出一个请的姿势,有些生硬,我在心里默默想着他大概是不好客的类型。
  简单的双人间里像是被人别处心裁地布置过,品位我恰巧都很喜欢,从桌子上摆放的花束,墙纸的花纹样式到挂画的风格色调都是如此。如果是让我来布置房间的话,也应该是这样的吧。果然我和长谷部能处得好的嘛。
  “主上深居简出,最近都不会再召见刀剑,所以大部分事务都由我代理。还有极其重要的一点,请在熄灯时分后不要出门。”他郑重其事地说。凝重的表情让人心下一紧。
  “本丸里有无法捕捉的危险,已经有十数把刀剑丧命了,而主上也找不出原因,所以请多加小心。”他关上门把最后一缕阳光隔绝在外,端端正正地坐在我对面,“光忠,我希望你好好的。”
  他藤紫色的眼睛直直地望着我,却又像是隔着我望着别人。
  接下来的十几天里我都是和长谷部一起度过的。这本来是件好事,因为我一直想和长谷部走近来着。但很快我就察觉了不对劲。
  我被长谷部刻意地与其他刀隔离了。
  隔离。
  按理说长谷部作为近侍应该是很忙的,可他却仿佛永远能抽出时间来陪我,他从来不会把我和其他的新刀编到一起练习,掌管着编队管理的他把我和他放在第一部队,每天就我们两个人一起从函馆开始出战,一旦我受轻伤就立刻回本丸入手入室,晚上回房一起吃道茶点然后各睡各的,不过他极少同我说多余的话,大多数时候都是我问一句他答一句。如果不算睡觉时的分离,我们大概算得上如胶似漆。
  虽然这样也很不错,但这并不是我形象里的长谷部。
  那时还是太刀的,留着束起的长发,有着抬眸间如睥睨苍生般的无双姿容的他,从来不会陪伴除信长以外的任何人。
  我居然还未见过除了长谷部以外的其他刀。这实在是太不正常。按理说每个本丸每天都会锻造一些刀剑作为日课,况且这座本丸里灵力充沛,长谷部的练度也如此之高,部队想必早已成型。长谷部在我来时没有通知大家,难道说他们还不知道我的到来吗?鹤丸国永,太鼓钟贞宗,大俱利伽罗,曾经在政宗家和我一起奋勇杀敌的同伴们,他们是否在这座本丸的某个地方,谈论着我的消息?
  “这座本丸里有无法捕捉的危险,已经有十数把刀剑丧命。”长谷部说过的话突然如电流一般窜过我的神经。与长谷部相处的这些天太过安逸,让我几乎忘记了这座本丸的异常。长谷部一定是顾忌我身为练度低的新人害怕我遭遇毒手所以才日夜留在我身边?
  但我的同伴们呢?
  他们是否也已经成为了遇难者的一员?
  即便还没有,我也不能放任这种危险永远悬在我的同伴头顶。
  今天长谷部有别的事做没有和我出战,等到长谷部回来后,就好好地和他说明吧。
  临近傍晚长谷部回来时带着明显的疲色。“今天的战斗看来并不轻松呢。”我为他卸下铠甲,“不介意的话要我给你捏捏肩吗?”我提议道。
  他犹豫了一下,“不用……”
  “难道觉得我连这个都做不到吗?”我压着他的话音。“并不是……”他仍然像是顾着面子一样试图拒绝,不过我并没有给他机会。“那就接受好了?”我笑眯眯地拉起他的手。他沉默地抬起头来看我,这让我有种自己的打算都要被他看透了的感觉。不过好在这种诡异的气氛只持续了不到一瞬。他还是点了点头低声道,“感激不尽。”
  “不用客气。”我冲他微笑,他今天大概的确是累坏了,反射什么的拉长许多,他就那样定定地盯着我的脸,久到我以为我的微笑难看到令人发指,半响他才侧过头去,难为情地微微抿起唇瓣。“抱歉,今天的注意力不是很集中。”
  “没事的,长谷部君只是太累了。”我拉着他坐在被子上,手轻轻按上他的肩膀。
  
  

  
  相处时间长了就发现,长谷部君有时像只猫。
  猫一样敏捷,猫一样骄傲,猫一样喜爱甜食。
  今天又有个新发现,他原来也像猫一样喜欢别人的碰触。这样说是不是会有什么歧义?我可没有像变态一样对着长谷部摸来摸去。只是当他像现在这样全身心放松地眯着眼睛享受我的按摩时,突然就想起了被顺毛的猫咪。
  鬼使神差地,我伸手揉了揉长谷部额前的碎发。“干什么?”他睁开了眼,藤紫的眼睛仿佛还带着迷蒙,是舒服到打瞌睡了吗?我对我的按摩手艺有了更多的自信。“额,抱歉,只是想揉一下,长谷部的头发颜色很漂亮,和你的瞳色很配呢。”我如实地说。“……无聊。”他哼了一声又闭上眼睛没有打算理我。“说起来,我是有话想对长谷部君说的呢。”酝酿了许久,就这样说出来吧。
  长谷部的眼睛动了动,没有更多的反应。
  “长谷部君不说话的话,我就自作主张的说下去了哦。”我清清嗓子,有些摸不准他的态度。
  “在长谷部君不辞辛劳地引导下我的练度也算是不错了,我想向长谷部君请求调到其他队伍同同伴一起讨伐其他战场。”我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比较沉稳有力,但坦白说,我在长谷部面前总是有些缺乏自信。
  “和我一起,不好吗?”他沉默了一会,仿佛是料到我会这样说,我当然没有料到他会这样问,在我脑内的预想是长谷部会直接不理我或者理性冷静地用各种逻辑严密的理由来拒绝我,但偏偏没有预料到这一种。
  这种问法,无论怎么看都觉得有些弱势的意味。
  “并不是这样!”我连忙摇手侧头去看他表情,他的眼睛被发梢挡着,而他的半垂的视线似乎是凝在某个点,并不与我相对。
  “和长谷部一起战斗很开心啊,不过这都是为了提高我的练度而做的努力,长谷部每天面对着同样且不堪一击的敌人也觉得索然无味吧。”我解释道,“哪怕是第四部队也好,请将我编入真正能为本丸效力的部队里吧!”
  “和你战斗,我也很开心。”他声音听不出什么起伏,相处这么多天,我清楚地认识到长谷部是情绪极其内敛的人,这样真的很让人捉摸不透。
  “如果你愿意的话就这样吧。你想去哪个部队?”
  “如果有小贞或者俱利酱,鹤丸桑的话就太好了,我很想念他们啊。”我不禁露出笑容,顺手又给他捶了捶肩膀,语气就显得稍微有些迫不及待的意思。
  “……很遗憾,本丸里暂时只有大俱利伽罗,你和他一起吧。”
  “那也没关系,感激不尽。”
  不过真是麻烦长谷部了,不但这样不动声色地保护我的安全,还要他操心自己的调配。当我怀着这样感恩的心情要继续给他按揉肩膀的时候,他站起身来离开了。
  背影看起来,有些莫名的萧索。

【二】

  心头的疑云本就没有得到驱散,在与大俱利伽罗接触后反而更加扑朔。
  直到现在我才被告知,我不是本丸里的第一把烛台切光忠。并且这个我本该早就知道的事情并不是从长谷部口中得知,而是在我去找大俱利时,他脸上混杂着的惊疑与悲伤的神情让我从他口中问出了答案。
  让我吃惊的是,在我来之前的两把烛台切光忠,下场都不是很好。
  三个月前,第一把也是练度最高的烛台切光忠在出阵途中遭遇强力的检非违使,为保护队友而牺牲。
  一个月后,好不容易走出悲伤的本丸迎来了第二把烛台切光忠,然而他非但没有继承第一把的光荣,反而犯下大罪,他用近侍的身份拿到受取箱的钥匙,残害了主上的刀剑后逃出本丸,被长谷部击杀于本能寺合战场。
  现在,是我来了。第二把烛台切光忠对本丸里的其他刀剑都造成了很严重的心理伤害,当大俱利伽罗面无表情地向我描述上一个我做下的种种恶事时,连我都忍不住想要扭转历史去改变这一切。
  然而我敏锐地捕捉到一个事实,“你们说第二把我残害了刀剑,那么在他死亡后本丸就该恢复正常,但长谷部却告诉我说,现在仍然有刀剑莫名消失或者碎刀。”
  “所以在第二把烛台切光忠被击杀后又一把栗田口的刀剑消失时,主上也怀疑是否冤枉了他。”大俱利伽罗并不很愿意和我亲近的样子,不过他能不像其他刀剑那样躲着我,我已经很开心了。
  “然而他暗堕了是事实,对吧,也就是说,即便凶手另有他人,他也没法把自己撇清,是吗?”我深吸了一口气,语气怅然。可能我也一时无法相信,我自己居然能做出这种事。怎么可能呢,如此的丑陋,居然也存在着。我不自主地想要给他找出这样做的可能性。可是没有。
  “对不起。”大俱利突兀地向我道歉。他抱着双膝靠着墙坐着,脸半埋在胳膊里,只露出一双鎏金色沉寂的眼和蓬蓬的短发。
  “为什么对我道歉,我并不是他。不过如果是因为上一把烛台切被处决时你没能帮助他的话。你也说了当时你还在远征吧,以己度之,他一定不会怪你的。”我能够理解他的心情,但他的歉意不是我该接受的。眼前的青年还是和我记忆里一样别扭又单纯,我能想象得到他得知上一把我的死讯时的反应,结果果然和事实一样,他平平淡淡地说他在那之后因为持刀威胁审神者被打成重伤三天禁止手入,我却能想得到他当时的万箭诛心之痛。“俱利酱,”我尝试着把手轻轻放在他的头顶,他肩膀动了动,并没有反抗,“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放缓声音,用我能做到的最温柔的声音去哄这个大孩子,失去伙伴的痛苦,是很难忍受的吧。
  “我确定你,不,他绝对不会做这种事。可是我没有证据,当我持刀闯入那个女人的房间质问他时,我却被问的哑口无言。十五把刀剑的性命,我没法给她交代。”
  他像是陷入了那段痛苦的回忆,他的拳头握得死紧,指节发白,咯咯作响,我只好用力去把它们扳开。
  该怎样安慰他呢?这里只有有着和他死去的伙伴一样的脸,却没有与他交往的回忆的烛台切光忠。
  “难道主上一直没有解决这件事吗,这事关刀剑的性命啊。”
  “主上一向杀伐果断,之后也处决过可疑的刀剑,越杀越多,却也越死越多。最后主上不得不停手,距离上一次刀剑毁坏已经半个月了,而下一个会是谁,没有人知道。”
  半个月,正好是我刚来的时候。原来那时在雨中被淋湿的床单上的血迹不是因为战斗,而是不知哪一把刀剑被害前留下的印记。
  难怪那时长谷部不愿回头。他也很痛苦吧,对于本丸的现状。
  “难道就这样胆战心惊地生活吗,这样也太不帅气了。”我难以置信。
  本丸的异常在我与他们接触后才真正了解,大家虽然嘴上不说,但目睹了这么多刀剑的死亡后必定有所猜忌,各自步步为营小心谨慎,我出现后除了大俱利和长谷部以外几乎没有人跟我说话,即便我做了美味的糕点,他们也不会领情,一种刻意的冷漠以对,我能感觉的到。
  凶手就在刀剑之中。
  “为什么会做这种事呢,我想不通,应该不是暗堕的原因吧,毕竟暗堕的状态隐藏不了这么久。那么凶手就是在有理智的情况下行动的。”我苦恼的撑着头,一想到自己身处的本丸居然如同龙潭虎穴,就觉得很是烦躁。
  我显形于此是为了战斗,而不是等待被杀死。
  两振我都与长谷部来往密切,长谷部应该知道许多吧。已经从长谷部的房间搬出来的我,决定今晚再去拜访他。
  路过走廊时,月光下廊边的绣球花开得如梦似幻,与这座压抑的本丸格格不入。点点荧光闪烁其间,是一幅很美的夏日夜景。我停在长谷部房前敲门,身后的蝉鸣声显得我的心跳声更加明显。
  “有事吗?”隔着深蓝色的纸门,一个修长的剪影趋近,迎出来的是披着紫色浴衣头发还半干着的长谷部。
  “啊……打扰了,不过我还是改日再来吧。”万万没想到他竟然刚刚洗浴出来,自觉时间不巧的我正欲先行道歉离开,倒是他主动留住了我,“没关系,既然来了,就进来坐吧。”
  他的房间在夜晚总是幽暗而寂静。
  “怎么,找我有事?”不知道是否是我的错觉,今晚的长谷部和平时不太一样。用词也不是平时那么彬彬有礼。他嘴角带着笑,看起来是听到了什么愉悦的事情,可眼中却殊无笑意,于是嘴角的弧度看起来就有了分难言的嘲讽。“长谷部为什么没告诉我之前的光忠的事情呢,我很奇怪本丸里的刀剑为什么都态度冷淡,现在才知道原来是第二振烛台切光忠的原因。这让我很困扰啊。”是无心的吗,长谷部的衣襟合得也不是很紧,颈链上小巧的金属十字架吊坠安静躺在他的胸前,更衬出他的白皙。“还是不知道比较好吧,我是这样想的。”他没有像平时那样坐得端端正正,他支起腿,宽容的浴衣下摆被撑起,一截劲瘦有力的小腿白得晃眼。
  “在你之前的烛台切光忠留下了太多痕迹,这对你来说不是什么好事。就比如说,如果你知道我与第一振烛台切光忠是恋人的话,你还能像现在这样毫无芥蒂地与我说话吗?”他轻轻一笑,语音带着婉转的如夜色的华丽,说出的话却石破天惊。
  “什么?!”即使是我也忍不住失态地提高了声音。
  第一振的我居然和长谷部君是恋人?
  “怎么,很吃惊吗?觉得我不可能爱上你?”他挑起眉眼,“还是觉得……你不可能爱上我?”说完他微微笑了,带着并不讨厌的挑衅,“你觉得你会爱上我吗?”
  我没有说话,一时幽暗的房间里只剩下我们两人呼吸的声音。还有我胸中猛如鼓擂的心跳声。
  “呵呵,开玩笑而已。”他转过眼自顾自地抿了口茶,清清凉凉地,我却开始后悔来时还穿着套装,现在我全身的血仿佛都涌在脸上了。
  长谷部平时并不开玩笑,没想到他开起玩笑来攻击力也十足。真不愧是他啊,我努力忽视掉自己心中那一瞬间的动摇,也接过他递过来的茶喝了一口。
  
  
【tbc】

评论(1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