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

刀剑乱舞烛压切压切烛
最近在SPNdestiel坑
坑品无保障

【李杜】万事随转烛(番外)

(下)篇憋不出来了,时间久远,发现自己很久以前反而先写了番外,就放出来吧,反正和正文也关系不大。
弃坑真是很让人绝望的事啊,其实也不是没时间,但是那种感觉,找不到了。

番外《文星不归》


杜甫视角

“文星典吏——”
“文星典吏——”

是谁在唤?唤的是谁?

他于高热中隐隐约约听到一个缥缈的声音,一个听起来很耳熟的名字。

但他没有力气深究,连日的高热仿佛要把他破败的身躯连同头脑神智从内到外一同烧毁殆尽。

一声沉沉的叹息,如冷泉般浸润了他胀痛的头脑。

“子美,子美,醒一醒吧。”

若说方才的声音只是让他觉得熟悉,那么这句子美,就足以在电光火石间让他认出来人。
天上地下,只有那一人会这般唤他子美。
可那人早在五年前就已沉在采石矶的江底。

他努力睁开眼,发现自己已站着,而四周竟是浓得抹不开的茫茫白雾。雾里遥遥飘来几声稚嫩道音:“不 知 说 生 , 不 知 恶 死 , 其 出 不 欣 , 其 入 不 距……”是《南华经》,他们曾经为数不多的几个夜里,烛光下那人青簪道袍悠悠道来这些艰深的句子,仙一般的模样总能让他看得痴迷。
而今重闻,只觉物是人非。

“子美,是我啊。”浓雾里一个身影渐渐显形。

他的瞳孔骤然紧缩。

面前的人长发如瀑一根玉簪松松别起,金丝白袍衣袂飘飘,身后瑞气千条,的确是成仙的形容。或者说是,回归星位。

“太……白?”颤抖的几乎不成调的声音发出后才意识到是出自自己之口。

悠悠几十年过去,洛阳的草木不知枯荣了多少茬,杜甫也已经从当年那个白净书生变成了垂老病叟。那次梁宋之游后,两人便动如参商,直到李白死去也未能相见。

此次相逢,竟是天人两隔。

他久久的看着面前的仙人,李白也久久的看着他。

他曾经无数次的以为,自己的眼泪已经流尽了。仕途舛折,颠沛流离,国破家亡,他都一一尝过了,他为自己留了太多泪,也为别人流了太多泪,泪水浸润了他的一生,他总觉得,如今垂死,这名为杜甫的泪泉,也该干涸了。
而干涸而凹陷的眼眶中却不知何时早已经盈满热泪。
还未开口,他就已经被一双有力的臂膀拉入怀中。身体猛得一震下意识的就想要推开,不为别的,单为自己这身上的破袄薄衫,就不应该接受这样的神仙的怀抱。
“不要动。”沉沉的声音响起,腰间的手臂加大了力道,他僵硬了一下不再挣扎,静静的呆在他怀里,同他一起平复那乱了节奏的心跳。

“我很想你。”
“一直在等你。”
“可你一直没回来。”那低低的嗓音几乎将他的心都化成水。他身体因着高热发软,只好靠在李白肩头。
“文星典吏的事,你可知道?”

杜甫闭着眼轻轻点了点头。在初次与他云雨过后的夜,孩提时见过的仙童来告诉他,说他二人命不该逢。
说他为唐世文章海,文星典吏下凡,生来就是同李白记载这大唐命数。
李白是盛唐风月,而他是唐末苦雨。
按仙童当时所说,他本该忘记这天机。
如今知道,可是因为自己大限将尽?

他微微退开问:“太白,我可是阳寿已经尽了?”
“还没有。我也希望你能早些回来。但还没到时候。我来,是因为我等不及了。子美,思念的汶水在这里快要决堤了。”李白按上自己心口,转而又缓缓抚上他的侧脸,“……子美,这些年,苦了你了。”他眼中流露出悲戚,在他盈泪的眼中,杜甫真真切切地看到了那泪眸中倒映出的自己的样子。
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白发苍苍。
一种强烈的羞惭笼住了他。
既然是他的梦,为何他不能用自己最意气风发的样子来见他?

似是感觉到了他的难为情,李白接着说道:“子美,同我走吧,即便还有些时日,但只要我给你一枚金丹,你便能脱去凡胎重回仙位,你的天命已经尽到了。”双手牢牢抓住,李白的眼里是不加掩饰的渴望。

杜甫沉默了。
脱离人世,羽化成仙。
这无论是对于帝王还是普通人,都是极大的诱惑。何况还是李白说要带他走。

他没有什么理由不答应。

可出乎意料的,他摇了摇头。
李白睁大了眼睛。

“我的天命已经尽了。但是我的民命还没有尽,我不能走。”

他掌心的温度,可真温暖啊,真是不想放开。杜甫想。

可他留恋了最后一刻,然后便毅然决然的抽出手来,看着那玉葱般的手指滞在半空。心痛哪怕是身处高热之中也如此尖锐。

那个动作是他从来没有做过的,杜甫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当年他年少时才华横溢临人自傲,而对李白的爱慕却自始至终都是总是仰视着,顺从着。而如今他一事无成,枯败无渡,病体破衣仰头看着纤尘不染的太白,他竟然觉得自己没有哪一刻比现在离得跟李白更近。
他大概总算是得了李白一分豪气。
这就够了。
他继续说:“我得留下。我的笔,血泪还未流尽。”他摇晃着退开,“诗还没有写完,”他手一挥,浓雾遵从梦境主人的力量而散开,他的梦境的真实样貌这才显露出来,深巷里散落的枯骨,战场上堆积成山的尸体,夜深人静里老妇老夫抱着战死的四子隐忍在嗓子里的恸哭,一一呈现在二人眼前。
但并不止于此。
还有春夜里悄然而至的细雨,失地收复时的喜悦场景,一家团聚的美满和乐。

人间悲欢都入了他的梦。

“你看,风雨还未书尽,我不能走。”他不再看着李白,或许早在几十年前,李白的那份华丽就已经牢牢刻在他心中,于是他的眼便再不会着重于任何的浮华,而是专心致志地,满怀悲悯地,眼含热泪地去注视这世间所有的苦难。

真好啊。

“太白,能遇到你,子美三生有幸。”杜甫轻叹出声。
“真的,这样决定了吗?你已经不愿意同我一起了吗?”李白微微侧过头,杜甫看不出他的表情。
纵使他是举世闻名的诗仙,说到底,也是个怕寂寞的人。

杜甫轻轻摇了摇头。
那些曾经相携探寻仙境的诺言,不是忘记了。
曾经共赴明月的梦,也从未消逝。
只是他仍然深爱着这个国家。
他没有一刻能够停止去爱这个已然千疮百孔的唐土,就像他从未停止过爱慕李白。

他微笑着,看到李白眼中的怔忡,也是,自己笑起来,并不像当年那么好看了。

“太白,你已经是我心中的仙。我不必成仙。”

“我只想做一个世间普普通通的人。”

评论(4)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