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

刀剑乱舞烛压切压切烛都吃。
基本杂食,爷新文手混乱善良。
坑品无保障,更新看手感。
时常开小车愉悦自己愉悦他人。
但并不是单纯把角色当作doll。
追求的是love与s○x!!!

【荒天】三昧

荒天!荒天!荒天!重要的事说三遍。
首发荒天,人物OOC勿怪。
荒川强行吃货。在自己心中他就是那种因为闲什么都有所涉猎的妖怪啦。
所以,开始吧。

【一】

“所以说,汝究竟什么时候和吾切磋?”啪嗒一声,一条鱼在空中划了个漂亮的弧线摔到大天狗脚边,他向后退了一步,深吸了一口气保持平静的语气,“荒川之主,汝要玩到什么时候?”

“不急,吃完再打。”

面前的这个家伙一身暗色云纹常服,白发后拢梳着好好的垂云髫,一副风雅模样,做的却是极不风雅的事。
手握一把木叉,赤脚踏水在捕鱼。
明明是这个人大清早就敲开自己神社的门,说什么自己近日妖力精进想寻他切磋。
大天狗喜爱力量。何况他本就与荒川不对付,对方的话简直是在对他说,“吾近日没挨打想请汝收拾收拾吾。”
大天狗十分兴奋当即就准备开战,结果对方长袖一摆,“此处地利于吾不和,汝会有胜之不武之嫌,不如下山寻一处。吾知道有一处……”
于是随他下山行十几里,一直走到石狩川荒川才停下来。大天狗道,“开始吧,荒川之主。”
对方又是手一摆,“走了这么久,吾饿了,不如吃过再战。”
“汝事怎么那么多?”
“因为吾觉得汝是强大的对手,应该认真对待。”
大天狗不做声了。

荒川之主是个全才,这一点大天狗在追着他揍二十次的时候就知道了。

能弹琴作诗化成游吟诗人避他追踪,又能砍柴烧火装野外樵夫掩人耳目。二十次打下来,大天狗的总结就是这个妖简直随心所欲闲的不行,所谓背叛也只不过是一时兴起兴尽而归的事,实在没有什么好仇恨的意义。一个让人恨不起来的妖怪。大天狗明白后也算和荒川之主有些和解。荒川倒是也大度没找他什么事,“被汝追着吾也玩的挺尽兴。”当时二人第一次坐下来喝酒时候荒川的回答简直让他气结。

“上次带汝吃的火锅可还尽兴?这石狩川的鲑鱼甚为美味,吾尝过一次后便一直流连忘返,这次也带你来尝尝。石狩川那老头子一点都没吾大度,不过是使了个逐流抽了他三分之一的白鲑鱼送到了吾的荒川水域,他便扬言下次见吾要腌吾做菜,难道他忘了吾真身是水獭吗?真当谁家水域之主都是鱼了?”荒川说着又甩了条白鲑鱼上来,大天狗和那翻白眼的鱼大眼瞪小眼,感觉荒川所描述的石狩川主人气急败坏的模样近在眼前。
“汝也太过随心所欲。”大天狗默默同情了那没见过的石狩川主人片刻,组织了点语言道。旋即又觉得话题被带偏了,他呼扇起翅膀飞到浅水中悬停在荒川之主面前,“吾是认真的,口腹之欲何必计较,快快用力量与吾一较高下。”
“汝既然知道有力量才能实现大义,怎么不懂吃饱才能获得力量?”荒川反唇相讥。揽住大天狗的腰一发力把他拽了下来抱在怀里,“别着急,到给汝的时候自然会给你。”下巴扬了扬指向岸边的鱼,“乖一点,去先帮吾去下鳞,待会给汝做好吃的。”大天狗甫一挣扎,荒川就识时务的放开了。弄的大天狗想发作又觉得失了时候。
“哼,吾就等汝一次。”

【二】

又是一叉子下去,这次准头很准,叉了条红鲑鱼上来。荒川摸摸下巴,“嗯,色彩还不错。”流畅的把它甩上岸,不偏不倚砸到岸上那个月白色的身影旁边,换来对方凶狠的一记瞪视。

荒川低低笑起来。

他承认,他把大天狗弄出来可半点没有打架的念头。

无非是近来风调雨顺的,日日潜在荒川水底他感觉自己真的快要闲成一条咸鱼,他去问海坊主,“近来可有什么大事?”
“回主上,嘛事没有,来俩包子?”

荒川皱皱眉毛摇摇头,想着这大鱼头莫非刚从海外那个叫天津的地方回来,也没再多问。上上下下问了个遍,居然什么作乱的幺蛾子都没有。像以往那种诱拐自己水域少女的狐狸崽子,是怎么都碰不到了。

荒川一向顺心而活,如今日子太顺心没戏可看没事可做,他久违的有点不顺心起来。

于是他去找了大天狗。
这个决定是他深思熟虑过的。
大天狗嘛,多耿直的一小伙子,年轻向上就是心眼太死,一直宅在神社里琢磨怎么实现大义,不如捞出来陪自己钻研吃食。而对方肯定不愿出来,自己去找他还顺便让对方也不顺心一把,想起自己被撵着揍二十次的血海深仇,荒川觉得这个怎么都很值。

果不其然,一提切磋,力量,傻小子翅膀一扇就跟自己跑了,荒川看着自己身后那个淡金色的脑袋,心里极不厚道的早就笑开了。

打完了鱼,荒川就带着大天狗上山去采野菜。大天狗生前养尊处优,化妖后又总四处奔走,于生活细节方面基本一窍不通。相比之下,荒川倒是比大多数人类还会享受,他本想带大天狗享享山林之乐,哪里知道大天狗就是人们常说的地主家的傻儿子,没办法,他只好跟在大天狗身后亦步亦趋,免得大天狗趁他不注意采来些妖吃了也危及妖命的玩意儿。

“大天狗,那不是紫苏,有毒的。”
“大天狗,你采的莴苣老的能当纤绳用了。”
“大天狗,挖土豆有必要用羽刃暴风把地皮掀一遍吗……”

反复几次,骄傲的大天狗面子哪里挂的住,当即丢了菜一个羽刃暴风搅得一塌糊涂,“荒川之主,汝要戏弄吾就直说,何必做如此弯绕,让吾瞧汝不起!尔等胸无大志之辈,如何懂吾宏愿,吾之大义还等吾实现!”

一时两人之间只剩下林间风声飒飒。

荒川转过身来踱了两步,动作很慢。

大天狗说完就后悔了。
当然不是觉得自己说错了,而是他想起了自己重伤时无故多出来的鱼纹小瓶,夜晚时与自己的笛声悠悠和过来的琴声,隔上几天桌子上多出来的异国美食。

胸无大志就胸无大志罢,荒川是个好妖,自己也,总归不是那么讨厌他。

自己不该说那么重。
“对不……”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的歉意被荒川慢悠悠而没有任何感情的话不容分说的截断。

“汝真的知道,汝的大义所在吗?”
“当然,废除旧的世界,建立新的秩序,就是吾大天狗的大义!”
“那么,你又对旧的秩序了解多少?”
“贪图享乐,混沌麻木,愚昧不堪。不求上进。”大天狗字字铿锵。
“比如?”
“像汝这样不求修炼而四处游逛,世间多少浪荡子同汝无异!”
荒川哼了一声,那是很明显的,讥讽的笑声。
“笑什么?”
“笑汝不懂人间三昧,还敢妄加尊大,可笑可悲。”荒川说完,竟一把捉起大天狗手腕,不待他挣脱,妖力凝聚成浪平地而起两两人托至半空。荒川站在大天狗身后强行箍住他身体,另一只手捏住大天狗下巴,他附到大天狗耳边,“给吾好好看一看,不是所有人都像汝一样,只顾盲目向前。”
大天狗所正对的,不偏不倚,正好是荒川两岸的百姓。他看到渔夫与他的妻子在河边拉网,那渔网又密又结实,一网下去收获颇丰,“还能得到更多!”大天狗想。而渔夫却满意的拍拍手揽着妻子渐渐消失在岸边,没一会儿一道炊烟袅袅升起,又过了一会一个不过总角的小孩与两人相携而去。
他看到更多的百姓。看到炊烟,看到满意与安宁。
“你……想说什么?”大天狗的嗓子突然艰涩起来。
“太累了,大天狗。”荒川的声音像是带着小钩子,一下一下的,把他心里那松动的一块一点一点的勾着,又什么东西仿佛要破土而出。

“要想建立新的秩序,首先应当看清,现有的秩序是什么模样。”

【三】
“葱根两段。”
“紫蒜三瓣。”
“泉水一瓢,不是那个,那是大江山里的,吾要的在你左手边,是吾前日去西天菩提树下等了一夜取的。”大天狗一边在心里默默吐槽了对方一句果然是闲,一边一一递过去,不说话,只抱着腿坐在旁边看荒川弄了个石锅架在生起来的火上忙来忙去。
气氛从刚刚的冲突过来就有点尴尬。两人一时都没什么交流。大天狗更是没了打架的心思。
还是荒川打破了这诡异的气氛。
“过来。”平平淡淡的。
大天狗以为还要什么东西,手向食材处探了半路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什么?”
“过来,吾累了,让吾搂会。”
“哈?!为什么……”大天狗简直要被他这种一脸冷漠的提过分要求的说话方式给气死了,可荒川就是这种,让人生不起来气的性子。他吐了口浊气,觉得自己实在没力气再和荒川斗嘴,于是默默的挪过去,对方也不含糊,长臂一展把他搂在怀里,小半重量压过来,大天狗死命和他保持距离,两人软斗了一会,荒川还是如愿以偿的抱了满怀。
树枝在火焰里不断发出噼啪的声音,大天狗静了一会,说,“汝今日就没想和吾打架吧。”
“是啊。”
“……”大天狗被他的诚实噎了一下,说,“那为什么骗吾出来。”
“吾高兴。”手法娴熟的用一把小刀切了点土豆放进去,鱼香已经弥漫出来。已经黄昏时分,大天狗没想到自己的一天居然就跟着荒川为了一顿野外的鱼锅而这样度过了。
“……好好说话。”
“的确是如此。和汝一起出来做些什么事,吾高兴。”
荒川认认真真的答,取了两只造型别致的小鱼碗来,小心翼翼的捞了两碗热气腾腾的鱼汤,把其中一碗看起来鱼子丰厚的递给他,“尝尝。”
大天狗趁机从对方怀里脱出来,荒川没说什么,只又给火里添了两根树枝,然后目光炯炯的看着他。
大天狗被他看的不自在,知道他等着自己的评价,于是浅浅咬了一口鱼,柔嫩的口感和鲜浓的味道瞬间捕获了大天狗的味蕾,他又咬了一口,细嚼慢咽的吃下,然后特别正式的对荒川说,“很美味。”
荒川露出一个浅淡的,带着点得意神色的笑。
“下次要不要去虾夷?待遇会好点不至于露天,毕竟那儿的主人曾经险些就和吾成了伴侣……唔……你那是什么表情?不好吃?”荒川见大天狗眉毛微挑,知道他心情不错,想着估计近几日自己也会闲的不行,于是开口邀约,却不想大天狗脸色微微沉下来。
“你就可以了。”
“什么?”荒川没太懂大天狗的意思。
“如果说要带吾体会人间三昧,你就可以了,不需要别人。”大天狗喝完了最后一口鱼汤,站起身子来准备走。
“……好啊。”荒川愣了一下,瞬间明白了大天狗的心思,他也站起身来,轻轻从后面抱住他。

往后世间三昧,自然有时间与你好好体会。

评论(18)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