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

刀剑乱舞烛压切压切烛
最近在SPNdestiel坑
坑品无保障

【天荒】逢劫(下)

*私设如山
*有荒川一目连友情向提及,有目若提及
*注意避雷

祝大家新年快乐!

【三】
天边传来炸响,荒川急急放下大天狗走出门查看,只见黑云之上,一雷一火两头麒麟临云而立,獠牙中裹挟着紫雷赤火,杀气腾腾。
此等景象,荒川也是记忆犹新。
想他渡劫之时,荒川也是如此黑浪滚滚不得安生,但不同的是,彼时他与一位风神颇有两分交情,是以也没有到命悬一线的程度。而如今,大天狗竟然想自己一个人扛过去,须知妖气越重,渡劫越困难,如今大天狗早是一方大妖,他的劫,不知比荒川当时难渡多少倍。
“火麒麟,雷麒麟,敢问爱宕山大妖大天狗劫数几何?”他稳下心神提高声音仰头而问。
“九霄紫雷一千六百道,焚神业火一千六百道。”雷麒麟如咆哮般口吐人言,“离行劫尚有片刻余裕,”火麒麟道,“荒川之主,汝身负一川之任,何以逗留在此?大天狗在劫难逃,汝难道要弃荒川于不顾?”
荒川身体僵硬了一下。
他转过头,正好与挣扎着扶门站起的大天狗对上视线。
荒川的心脏停跳了一秒。
一川之任。
心之所向。
孰重孰轻?
“……不要管我,你只管回去。我……咳……自会安然无恙……唔!”话还未落,大天狗便痛苦的跌倒在地,白净的脖颈上青筋爆起,荒川抬手送去一缕妖力,刹那间便做了决定。
他荒川之主,本就是随心的性子。
转身时蓝紫色衣袂飘扬,竟是完全换了一副神色。凛然而立他声如洪钟,“荒川代代有人驻守,吾自接任来,已在此守一千五百五十一年。”他走近大天狗,和缓的扶起他,轻轻弯起嘴角,“与风神一目连调理荒川雨水一千年。”语调一顿,带了明显的沉痛,“因吾疏忽职守,害一目连坠妖失踪,苦寻五百年未果。”源源不断的妖力通过荒川的掌心送到大天狗体内。“后随大天狗入黑晴明寮下。营营碌碌弹指一年间,得平安京阴阳师安倍晴明相助寻回吾友,吾友不计前嫌与吾重回荒川再调雨水。至如今又是五十年。”
“吾这一生,唯一愧疚者即为风神一目连。其余者,无愧于荒川,无愧于天地。”荒川抬手,缓缓覆上大天狗的脸,带了些自嘲味道,“怎奈修行不足,千年逍遥,竟在一年间便身陷红尘而不自知。”此语如惊天炸雷,靠在自己肩上的身体猛的一震,却是大天狗直起身子。“荒川……你……”蓝紫的眸子里满是不可思议和按耐不住的狂喜。这份喜悦轻而易举的感染了荒川,他也没了那沉重的交代后事的心思,也不管雷火二麒麟仍在半空,他揽上大天狗的脖子将脸凑近,妖力幻化出火红的袍子,他的脸也变成更加浅淡的青色,眼睛里涌上艳色,颊边妖纹显现。“大天狗……汝——心悦吾否?”
话语低成魅惑的音色,大天狗在狂喜中感到血液在翻滚。
得此一语,魂飞魄散也值了。
“吾心悦汝,生生世世。”
揽过对方身体时候,大天狗清清楚楚的感受到来自天空的白光与随之而来仿佛要劈开灵魂的剧痛。

【四】
后来的事,大天狗记得不太清了。
醒来的时候仍然是在自己的神社,只是有些乱,没有什么大的损毁,毕竟那雷与火都只攻击妖怪,他从榻上起身,茫茫然的。
“荒川……?”
不见了?
记忆涌回脑中。
死生契阔的告白。
深情的眼。
雷与火。
鲜血。
“荒川!”情急之下他连木屐都忘了穿,翅膀一展就欲飞出门外,不想竟然一头撞在房顶,撞的还挺狠,“咚”的一声巨响,大天狗吃痛的“嘶”了一声落在地上,才发觉自己的身体比以前轻盈了许多,微微动气,丰沛的妖力乖顺的在他身体里流淌,完全想不到当时它们又多么暴戾和让人叫苦不衷。
也难怪自己会错估距离。
“看样子,精神的确不错呢。”一缕酒气袭来。
“谁?!”他迅速的转身做出防御的姿势,无论是谁,自己大劫刚渡,决不能掉以轻心。
“哈,你说本大爷是谁?从黑晴明那里出来连脑子也忘带了吗?”火红色的头发和张扬上挑的紫眸,不是大江山鬼王又会是谁。
“酒吞童子,你怎么在这?”想起荒川还未出现,他又问,“荒川之主现在何处?”
“啧,本大爷是倒霉才会突然想去咸鱼王那里。”对方烦躁的摇摇头,“本大爷前几日有了喜事,想着好歹和他也有几筐下酒生鲜的交情,就去做个客叙叙,哪知竟破天荒的不在,他管的地域也不知为何竟然河水逆流,本大爷便循着气息找过来,没找到他尽然想舍命给你渡劫。”酒吞抱着臂,“要是没本大爷的扶持,你和荒川都得玩完。不过……你能在即将魂飞魄散之时觉醒血脉,妖力大涨,也是本大爷始料未及,现在一定提升了很大一个等级。”“荒川呢,那荒川呢?”大天狗急急上前一步,丝毫不在意酒吞所说的提升。“啊……回荒川休养了,估计化为原型了,一目连在帮忙照看。”他看着大天狗摆摆手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小心哦,一千年和一年。”
“吾与风神一目连,共调荒川风水一千年。”
荒川的话突然闪过他脑海。
心念一动,一丝不悦划过心头。

可是……
“汝……心悦吾否?”
电闪雷鸣中,他那仿佛早已知道答案,自信而魅惑的表情,又轻易驱散了大天狗心中的阴霾。
“……”
大天狗展翅飞向荒川。

【五】
淡粉头发的独目风神毫不惊讶的看到黑翼的大妖盘旋而下。
“既然你来了。”他转过头,捧起一只油光水滑的水獭。
“去照顾他吧,荒川的事我会替他把持……毕竟,留他在这里,不舒服的不止你一人呢。”
大天狗看到对方身后的少年悄悄揪了一下水獭的尾巴。

FIN.

啧……检查了好多遍还是有错字……

会有个开车番外,是在大天狗神社里的呦,对于这篇自己大概是受了以前看过的小说的影响,私设比较多,有bug的话请指出。自己填坑比较慢,下一步应该是把酒茨填掉。
本来打算产夜青,写了1w5左右结果手一抖删除了,感觉近期都不想产夜青了【趴】

评论(3)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