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

刀剑乱舞烛压切压切烛
最近在SPNdestiel坑
坑品无保障

【天荒】【狗子川】逢劫 (上)

*私设如山
*难免有OOC,过度请指出
*本意只是写景练习,剧情不够丰满见谅
*填坑速度很慢,大概上中下完结

【一】
这是荒川第一次来大天狗的居所。
夏末的爱宕山满山青翠,随处可见高耸入云的良树佳木,最多的是扶桑。大天狗的神社就坐落在山顶——被重重扶桑相捧之处。

荒川来时是个极好的黄昏。

山顶一轮落日西斜,天边火红的晚霞层层叠叠翻卷成波涛,仿佛是起风时的荒川河面。千条霞光洋洋穿过繁盛浓绿的扶桑叶,直倾洒在朱红色的鸟居漆柱上,留下斑驳的暖色光点。

一派平静祥瑞。

山腰有一人身披斜阳而行,步伐随沉稳,却仍透出匆匆之感。那人脚力看起来并不好,一路上偶尔磕绊,可即便是磕绊,他看起来也绝非贩夫走卒,锦衣华袍的,应是不常出门的贵人。

那人正是荒川。他行到了神社下的鸟居处,原本匆匆的步伐此时戛然而止,迈开的步子收回来,踟蹰之状仿佛刚刚疾步登山的人另有他人。他站在鸟居口向上眺望,看到连绵的青石台阶一层层向上延伸通到神社的门口去。

他的目光虚空,仿佛在久久凝视那朱红色的鸟居与它之后的落日。

是为这山林间的落日美景吗?可他现在似乎并没有赏景的心思。

他的目光跨过鸟居,跨过落日,定在高处神社门口空荡荡的青石台阶上。

【二】
当妖怪担当起守护一方水土的责任,他便是这方水土的守护神。
作为这山的守护者,此刻有大妖进入领地,他早就应该站在这里,他应该像荒川曾见过的那样,双翼张开防卫的姿势,琉璃般的紫眸燃烧怒火与战意。

而如今荒川视线触及之处——那平整光滑的台阶上连落叶都瞧不见。

这实在太不正常。

荒川的眉眼沉下来,心也沉下来。

如果一个领域的主人这样放任异客出入不闻不问,那么他要么是已另择他地心无挂念,要么就是自身难保危在旦夕。

对于大天狗来说,哪种可能性更大是显而易见的。

无论爱宕山的主人再怎么有难,按理说也轮不到远在荒川的他来管,荒川之水既非从此地发源,也未流经此地,况且他一向独来独往冷心冷面,能让他这样做的,大天狗是第一个。

至于原因为何,荒川自己也想不通。

过长时间的干燥引起他的不适。真身为水獭且修习水系法术的他习惯潮湿与阴凉,这是他头一次踏出荒川水域,暖烘烘的风烘干着他皮肤的水分。

鸟居为他挡下些许日光。

传说中鸟居是神域的入口,用来分隔来神明栖息的地方与人居住的世俗界。大天狗对于爱宕山来说与神明无异,这座鸟居也是山民为他所建,虽不是很显阔,但胜在造型雅致,大天狗在奔波中偶尔回此歇脚几日,也乐得舒心。

荒川最后细细打量了一眼这沐浴在平静和暖的落日下的朱红小筑,然后跨上台阶。

那一刻他清楚的感受到自己正在穿越一道无形的屏障。

鸟居之内是一个巨大的结界。

下一秒,荒川仿佛进到了另一个世界。以鸟居为界,鸟居外的爱宕山正沐浴着一天中的晚霞,飞鸟归林,一片安逸。而鸟居之内风起云涌,再抬头望一望天空,哪里来的什么晚霞落日,分明是黑云千里翻滚如墨,隐隐有沉闷的雷声在天边如车轮般滚过。飙风席卷着整个天地,在让人战栗的同时,也让人感受到可怖的力量感。

天地间仿佛有什么在蓄势待发。

荒川的垂髫冠霎时被风吹的凌乱,长袍也被掀到膝弯,诡异的风中裹杂着浓重的妖气,是荒川极为熟悉的气息,那气息虽如平时的本人一样有序而强劲,但隐隐有失控的趋势在里面。

他连忙召出几条水灵,透亮的鲤鱼凭空而舞,在荒川周围聚成一道水幕,把罡风牢牢挡在幕外,荒川就着这水幕,循着青石的台阶而行,他每走一步,面色便凝重一分,一直走到神社门口。

神社的木门半敞着,一片月白的衣角突兀地显在门后。

他再也无法维持自己的镇静。

“……大天狗!”那片月白刺入他眼中,终于使他最可怕的猜想落了实处,他迈步疾行上前,手扳住木门大力打开,“哗啦”一声响后,映入他眼帘的是大天狗凌乱的发丝和蜷成一团的身体。

“!……还好吗?”荒川弯下腰去,指尖碰到大天狗脖颈皮肤时不由的心惊,已经到这种地步了吗?他能感受到大天狗体内妖力的奔流,刚劲的风之妖力暴躁着,喧嚣着,像是要逃出束缚。

荒川把手贴上他火热的脖颈,一缕清凉带着水气的妖力流进他身体里。大天狗也终于能够从凌乱的碎发中抬起
眼。

“……荒……川?你怎么会来?”虚弱的声音。

“你要渡劫,为什么不告诉我?”这是荒川的声音。

紧压着荒川声音落下的,是天际一声惊雷的炸响。

TBC

【开的坑慢慢填,沉迷狗子川管不住自己的手,还想写夜青的说……而且这篇很可能开车的说……一开车就更收不住了怎么办……
怎样才能让段与段之间距离大一点啊,无论打多少回车等发出来就和普通的一样了。是因为是客户端的缘故吗?求解……】

评论(7)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