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

刀剑乱舞烛压切压切烛
最近在SPNdestiel坑
坑品无保障

【狗子川】断崖

避雷针
*角色死亡注意
*剧情成迷注意
*人物性格可能OOC注意
*大概是狗子的回忆

1.
断崖之下水滔滔。

夹杂着淡淡咸涩的长风从崖底扶摇而上。

崖上一抹月白。

他执笛而立,颀长身影临风不动,而宽大的衣袖飘摇着,仿佛随时都能乘风归去。

荫天蔽日的黑羽妥帖收在身后。他何尝不能乘风归去。

但天空从来不会是任何人的归属。哪怕是在最爱恋天空的鸟儿,最后休憩的也是陆地。

属于天空,未尝不是一种孤独。

他从天空而降,为大义而行,如今又被大义所弃。
就如同他一路艰难前行,最后却走到这处断崖绝境。

如今他已经回不到天空了。

2.
大天狗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走到这里。为什么要特意吹一曲竹笛,特意选在这个荒川之主最常经过的地方落下。

对于想见又不敢见的人,就连偶遇都被做的如此刻意。

大天狗从内心唾弃自己的懦弱。可他的确不敢前去见他,那个从来眼中荒芜,寸草不生的荒川之主,他永远乐于以局外人的身份观望,从不参与,从不投入,从不狂热,从不消极。大天狗愿意与所有人谈及他的大义,唯独不愿在荒川面前启齿,在那双永远淡漠的眼睛里,大天狗觉得自己胸膛的火热会被他轻而易举的浇灭。可他偏偏喜欢和荒川呆一起,后者因为随性也从来不会赶他,他就常常呆在荒川的宫殿里假寐,余光里看着荒川握笔的侧脸发呆。

大天狗大概能理解为什么有那么多水妖愿意求荒川庇护。不止是因为强大,和荒川呆在一起,有种安宁的感觉。

两人也不是总那么安宁。那是在黑晴明力量强盛,大天狗以为自己的大义得以舒展的时候。他下到荒川的宫殿,兴致冲冲的对荒川说起他的宏图。

当时荒川的反应只是淡淡的一笑。

那种感觉就像是你把你最珍贵的东西拿给一个你挺喜欢的人看,迫切的希望对方能赞同你的同时,他却告诉你,他对你的东西根本不感兴趣,甚至不以为然。

那大概是大天狗最为失态的时刻。他张开他的羽翼,羽刃如利剑裹挟着怒气与羞恼向荒川袭去,荒川似乎料到了他的反应,轻而易举的一道游鱼划过,气势汹汹的利羽就失去了力量,沾了水打着旋漂到了远处。

那让大天狗觉得,在对方眼里,自己为之狂热的大义多半还不如这一片羽毛重。

荒川其实修炼了一张极毒的嘴,毕竟他从来都是旁观者清,对于事物的弱点也就抓的格外的准。大天狗的冒犯他也不以为意,他只是嘲讽的说,“汝之大义,不若童稚儿戏耳。”

谁知道这句话引起了大天狗强烈的反应。

接下来的就是激烈的打斗,两人平时不分伯仲,但大天狗此时气红了眼,发力也就格外狠戾,最后荒川力有不逮,被逼的连连后退,对方步步逼近,最后当荒川的后背抵到了水晶宫墙的墙角,对方一个羽刃暴风,黑羽分别钉在他脑侧,颈侧,臂侧,腋侧,腰侧,腿侧,都相差不过半厘。

一滴冷汗从荒川额上流下。
大意了。他想。

大天狗走过来,眼中烧着他从未见过的炙热,双手一抬重重按在墙上,竟是把荒川之主禁锢在了他臂间怀中。

“吾之大义不若孩提?”
他看着对方被先前的羽刃割破的衣服。大片大片淡青肌肤在夜明珠下莹莹如玉。大天狗原本的实实在在的愤怒,突然转化成了什么难以言说的东西。

“那不妨行些胜过孩提之事。”

他满意的看到那张一直淡漠的脸上鲜明的出现了惊怒的表情。

3.
即便是再近乎神明的妖怪,与神还是有本质的差别的。大天狗的妖性因为怒气而释放出来,并且成功的压制了荒川。

当他看到荒川的手艰难的扣着折扇直至指节泛白。
他淡青的肌肤被自己用指甲划破,发出嘶哑的呻吟。
他被自己肆意揉搓在手中。

他有种病态的满足感。满足这目空一切的大妖因自己而颤抖。

当一切云歇雨收,理智回笼妖性减弱,大天狗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不可原谅的事。他看着榻上晕过去的荒川
大脑一片空白。大脑一片空白的他,仓皇的离开了荒川水域。那之后一个月他都没有涉足荒川,也没有回黑晴明那里,他张开翅膀胡乱的在天上飞来飞去,可无论飞到多远,他总忍不住要向荒川那里看上一眼,看那水是否还是像以往那样奔流。

和以往一样。

大天狗反而觉得郁卒。甚至有些刻薄的愤恨,不愧是荒川之主啊,就连被妖怪强上也能泰然处之。愤恨完有是自我的谴责。就这样矛盾着盘旋。

再见荒川是奉了黑晴明的命令。要谋求这一川之主的力量。
大天狗心里清楚,以他对荒川的了解,荒川绝对不会和黑晴明签订式神契约,而如果要借助他的力量,只要不伤害他水域生灵的性命,他也不吝啬给予。

荒川见到他时有明显的一怔忡。

“不行。”意料之中的。
“但吾可以施力于汝。”意料之中的。
“但吾要汝留下汝的所有黑羽。”

???

大天狗在接下来的半年里都没踏出荒川的宫殿一步。他敛了羽翼重新修炼,就像个平常的人类一样寄居在那里。偶尔有地方求荒川水的庇护而派阴阳师下来,见着了人类模样的大天狗,又因他失了黑羽妖力细微,误以为是人类,便向荒川之主发问。“吾主,人类何故在此?”大天狗站在旁边不言不语。

然后他听到荒川冷冰冰的答语。
“值一男宠耳。”

大天狗面上的平静裂开了一秒。

荒川之主,也太睚眦必报。

4.
世上是否真的有一见钟情,像酒吞对红叶那样一眼万年?大天狗不知道。可他知道的是,荒川对他态度的转变绝不是在一夕之间。

从开始的不理不睬,到冷言冷语,再到后来的不理不睬。可两人的关系却在根本上发生了变化。
荒川有时会给他一种这样的错觉。
最后决战之日前夕,大天狗的黑羽已经完全恢复了力量,他走时荒川负手背对着他。
“吾的力量已化为分身在那地镇守。吾力已尽。”

他停顿了一秒,眼中划过一瞬不明的情愫。

“便祝汝,武运昌隆,得成大义。”

那便是他最后一次见到荒川的记忆。

5.
他在等一场永远不可能的偶遇。哪怕他吹多少首竹笛。

此刻他立于断崖之上,心中只觉苍凉一片,当初荒川说他“大义不所童稚戏言”,如今看来,当真如此。他俯身看向那滔滔的流水,感觉心里的火热,都随着这流水而远去了。

流水中没有他熟悉的气息,大战之时阴气四溢,荒川为了保护他御下的百姓,耗尽了所有的力量。

其实,即便是冷淡的荒川,也是有他的大义的吧。

他没能成就自己的大义,而是成就了荒川的大义。

大天狗轻轻的笑了,两行清泪缓缓而下。
他摇摇晃晃走向断崖一跃而下。

一切都结束了。

他将堕向沉静的彼岸,在那里他终会再见到荒川。

评论(17)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