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

刀剑乱舞烛压切压切烛
最近在SPNdestiel坑

【论坛体】【水】我们班来了转班生!!!

(1)
烛压切
鹤一期提及
520贺文
高中校园paro
光忠是个切黑
学校论坛水帖一枚
第一次写论坛体格式不对欢迎捉虫

 1L  一惊一乍
  
  来来来,过往十九班的小伙伴们看过来!告诉你们个重大消息,我们班要来新同学啦!
  一班的长谷部国重被调到我们班来了!明天来!有没有被吓到啊,哈哈哈哈哈哈哈(。ò ∀ ó。)
  
  2L  帅气的ID
  
  喂……在校园论坛发这种帖子真的好吗……这个消息本来应该由老师告诉大家才对啊。
  
  3L 
  
  诶!楼上惊现班长!还精准无比地抢了沙发!
  
  4L
 
  长谷部国重?就是那个在一班叱诧风云的优等...

2017-05-20

【烛压切】一日

时隔多日捉了个虫子
【短打意识流】

    清越的鸟鸣声如往常一样在本丸的樱花树间响起,微凉的晨曦代表着又一天的来临。

  他和每天一样七点钟起床,洗漱完毕后去审神者的房间服侍她起床。

  八点钟,他安排早炊番人员,并组织晨跑。

  之后在大家吃早饭聊天的同时他把今天的公文和要做的日课整理好放在审神者房间,回到房间擦拭自己的铠甲佩刀以备出战。

  不出意外的,作为主力去开拓战场,获取资源。

  和往常一样,在路上不停的捡刀,从二花到四花他都一个不漏,新刀剑带来的花瓣落满他发顶,如一冠风雅的帽。

  他抖落一切,不喜不怒,手指指向前进的方向。

  一直...

2017-05-04

【烛压切】loop(三)

转换视角,二振崩坏光忠有。
有小车出没抓紧看小心和谐_(:з」∠)_
剧情走向谜
日更结束恢复咸鱼_(:з」∠)_

【四】

  我是第二振的烛台切光忠,在我到这里时就很清楚。
  迎接我的是一众人红着的眼眶,和一个默默离去的背影。
  其他人告诉我,第一振烛台切是在战场上英勇牺牲的。而长谷部与他是恋人。他们说起第一振烛台切时的神情让我知道,我在这座本丸里永远无法摆脱第一振的痕迹了。
  做菜时留心的他人的喜好,会被感激着说和第一振一样体贴入微,出战时获得荣誉,会被说和第一振一样作战优秀,就连进入手入室,也会被说和第一振一样懂得忍耐。
  对此我全盘接受毫无怨言。第一振烛台切是如此的优秀,这样用生命诠释了...

2017-04-18

【烛压切】loop(二)

短小了一些。

【三】

 门外不知何处传来鸟叫声。晨风送来紫藤的香气,带着凉意的曦光透过薄薄的纸门照在脸上,不用睁眼都能感觉到清晨的到来。
  这个时候起床做些味道淡雅的牡丹饼应该不错吧。迷迷糊糊地这样想着。
  微微动动手臂,随之而来的温暖触感让自己猛然从睡意朦胧中清醒。
  睁开眼睛,不算陌生的天花板首先映入眼帘,紧接着侧头看到的,是一张安静的,属于长谷部的睡颜。
  感官在惊吓中快速复苏。
  紧贴着我的腿根的,是长谷部屈起的腿弯。
  掌心下的温暖是长谷部腰间的温度。
  不算柔软的煤灰色的发此刻柔柔散开在我的胳膊之上。
  全裸的长谷部躺在全裸的我的怀里,并且这里还是他的房间。
  我不敢回想昨晚做...

2017-04-17

【烛压切】loop(一)


【一】

  我来这座本丸是在一个绵绵的阴雨天。

  “这个时候来到这座本丸,你可真是不走运。”还算帅气地显形的时候,迎接我的人这样对我说。
  “我是作为近侍的压切长谷部,有什么事可以找我。特殊时期,我就不带你参观本丸了。直接跟我来吧,我们在一个房间。”紫色神父装的青年面容冷淡疏离,不是很好相处的样子。
  我是认识他的。
  确切的说,所有的烛台切光忠都认识压切长谷部。
  我觉得我应该能和他处的很好,毕竟都曾经是织田家的刀。
  现在看起来还不是搭话的好时机,姑且先跟着他走吧。
  我们走出锻造室,我看到不远处的草坪上立着晾衣服的杆子,杆子上挂着白色的床单,但都洗得不是很干净,铁锈的颜色已经浸染了...

2017-04-16

【烛压切】来自明末的审神者

主审神者中心cp烛压切
不是现代而是明朝遗民审神者的故事。
可能有后续
有点仓促欢迎捉虫

吾辈乃审神者,为守护历史而来。以刀剑男士为刃,除溯行军于帷帐之中。
   
                                   ...

2017-03-12

【李杜】万事随转烛(番外)

(下)篇憋不出来了,时间久远,发现自己很久以前反而先写了番外,就放出来吧,反正和正文也关系不大。
弃坑真是很让人绝望的事啊,其实也不是没时间,但是那种感觉,找不到了。

番外《文星不归》

杜甫视角

“文星典吏——”
“文星典吏——”

是谁在唤?唤的是谁?

他于高热中隐隐约约听到一个缥缈的声音,一个听起来很耳熟的名字。

但他没有力气深究,连日的高热仿佛要把他破败的身躯连同头脑神智从内到外一同烧毁殆尽。

一声沉沉的叹息,如冷泉般浸润了他胀痛的头脑。

“子美,子美,醒一醒吧。”

若说方才的声音只是让他觉得熟悉,那么这句子美,就足以在电光火石间让他认出来人。
天上地下,只有那一人会这般唤他子...

2017-02-21

【李杜】万事随转烛(中)


到了范十的居所,家主拿出的是一坛据说有三十年的女儿红。
“三十年?我怎么不知道你家有三十岁还不出嫁的老姑娘?可别拿哪里的井水诓我。”李白执箸临竹而坐,双目含笑揶揄。“要喝一坛女儿红,难道我还要自己生养一个女儿?太白可别明知故问。我一位好友前些日送给我的,说是多年前搬离旧宅时忘了家中老槐树下的三坛女儿红,如今被罢官返乡时想了起来,便挖出来送予我一坛,算是补了当时女儿出嫁时的遗憾。”范十说罢便捧上了桌又扭头招呼杜甫,“子美,一直沉吟做什么,你也是豪饮识酒之人,快来看看我这是不是真正的美酒,好堵一堵那酒仙的嘴。”范十拉过杜甫,咦了一声,“我说子美兄,怎的未饮先醉了?双颊飞霞的,可是我这女儿红酒香超然所...

2017-02-19
2 / 4

© sin★ | Powered by LOFTER